首 页 | 新 闻 | 概 况 | 资 源 | 风 采 | 文 化 | 旅 游 | 服 务 | 论 坛 | 博 客 | 短 信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地方网群 >>
西昌  会理  会东  喜德  冕宁 布拖  昭觉  金阳  越西  雷波  普格  宁南  德昌  甘洛  盐源  木里  美姑
新闻热线:0834-3866036 投稿邮箱:zgyzxw@yeah.net
彝文版 简体中文 English 网络电视版
位置:>> 首页 >> 四川凉山摩梭文化
施传刚教授谈“摩梭亲属制”研究
作者: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4-9-5)【字体:
  

  2014年5月14日,美国佛罗里达大学人类学系的施传刚教授应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少杰的邀请,做了题为《摩梭亲属制再思考》的讲演。主持人为赵旭东教授。

  施传刚早年毕业于云南大学历史系, 1993年在斯坦福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研究云南永宁摩梭人(也有称“永宁纳西族”、“纳人”、“纳日人”)已有多年,在博士论文基础上修订成书的《追寻和谐》 2010年由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出版。

  这次讲演是对他长期研究成果的一个简明通俗的介绍。

  施传刚首先介绍了自从摩尔根以来人类学界常用的三种亲属制模式,即摩尔根的二分法亲属制分类模式、洛维的四分法亲属制分类模式以及墨多克的六分法亲属制分类模式,然后直接转入对永宁地区摩梭人的研究。施教授扼要点评了以往涉及到摩梭亲属称谓体系的三部专著,分别是詹承绪等的《永宁纳西族的阿注婚姻和母系家庭》( 1980年)、严汝娴和宋兆麟的《永宁纳西族的母系制》( 1983年)以及蔡华的《中国的纳人》( 2001年英文版)。他认为,与国际人类学界关于亲属制研究的状况形成鲜明对照,三部著作一致采纳摩尔根的分类模式并将摩梭亲属称谓体系归入摩尔根的类分式。接着施教授便对亲属制的形式逻辑研究途径做了一番评议。

  施传刚认为,詹承绪等的专著在研究摩梭亲属称谓系统时采取的是一种所谓“形式逻辑的研究途径”,这种研究途径的特点是:首先,根据逻辑组合罗列出所有可能存在的亲属关系的节点;然后,再将摩梭亲属称谓和经过作者创造性合成的复合称谓填到每个节点上。詹等人的专著共列出二百一十八个这样的亲属关系节点,足以囊括任何一种可以想象得到的 “亲属关系 ”。这个盘点的结果再被分别归入 “母系称谓 ”、 “阿注婚姻关系称谓 ”及 “父系称谓 ”三个类别中。

  而严汝娴和宋兆麟与詹承绪他们一样,也遵循形式逻辑的研究途径。两位作者用十五个摩梭亲属称谓的不同组合标注了七十三个按照逻辑关系的可能性推出来的节点。

  施教授对此的评论是:( 1)为了要填满按照逻辑推出来的关系表,必须把若干个基本称谓串在一起来标注许多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的、由研究者生造的亲属位置。( 2)上述两书作者没有说明基本称谓之外的那些称谓究竟从何而来,更没有探讨为何列出那些称谓。( 3)研究亲属制的意义在于揭示不同文化如何体认社会生活中与自我相关的 “不同类型的人们 ”、如何把他们归入不同的称谓所标识的群组中、以及一个群组是如何与另一个群组发生关系。换言之,研究亲属制是探索基本社会关系的门径。在研究传统社会时这一门径尤显重要。( 4)每一种文化中的亲属制都是高度个性化的,是各个文化特有的、具有历时稳定性的文化价值和社会关系的集中体现。而形式逻辑的研究途径却使得亲属称谓特有的文化和社会意义完全消失在一个人为同化的、严密的逻辑网格中。

  对于蔡华的专著,施传刚觉得它同样没有越出摩尔根的窠臼,指出蔡华也认为摩梭亲属称谓体系属于“严格的类分式”(见蔡著 140-141页)。在蔡著的亲属图中,每一个称谓只代表一个亲属位置。这样的处理方式可能让图表看上去更为简洁明了,但却起到了和形式逻辑的处理方式相同的效果,也就是说不能揭示摩梭亲属关系的社会意义。

  在施传刚看来,如果我们的目的只是简单地把每一个亲属位置翻译成摩梭亲属称谓,或者反过来用摩梭亲属称谓来标注每一个亲属位置,那么这样做并无不妥。但问题却在于,蔡著的亲属图不能揭示以下极其重要的原则:摩梭亲属称谓不区分母和母之姊或妹、不区分兄弟姐妹和母系从表兄弟姐妹、也不区分女性自我之子女和其姐或妹之子女。而研究亲属称谓体系的目的则正是为了探究这些特点所包含的社会意义。

  施传刚还根据自己的研究指出,称谓 “ala”不能被认为是一个亲属称谓:这一称谓是摩梭语中 “gala”(意为 “神 ”)一词的变体,被广泛用于上三辈以远的所有祖先。由于这不是一个表明特定亲属位置的称谓,把它当作一个一般名词并译为 “祖先 ”更为恰当。

  在实地调查中施传刚发现还有三个与亲属系统存在某种关联的称谓,即对走访性联盟中任何一方的称谓 “ecia”、对继女或继子之妻的称谓 “muman”、以及对继子的称谓 “zoman”。他认为这三个称谓不能被算入亲属称谓之列,其理由如下。

  众所周知,一个亲属称谓不可能单独存在,而亲属称谓也不单纯是以说明为目的而贴在亲属位置上的标签。比如,母亲如果没有至少一个女儿或儿子就不成其为母亲。每一个亲属位置都像这个例子一样,在同一个网络中有一个或数个与之对应的亲属位置。这个亲属位置和与之对应亲属位置一起构成一对对特定的亲属关系。亲属称谓正是这种特定关系中彼此的责任、义务以及由文化为彼此定义的社会行为准则的指标。

  上述 “ecia”、 “muman”和 “zoman”三个称谓全都不符合亲属称谓的这些特征:虽然走访关系中的双方互称 “ecia”,但是,由于走访制具有非契约性、非义务性和非排他性的特点,这一称谓没有责任、义务及行为准则的文化含义,这一称谓的社会意义仅仅在于适用这一称谓的双方之间存在过并有可能继续存在性关系,所以它不能被当作亲属称谓。

  另外两个称谓, “muman”和 “zoman”,是从摩梭亲属称谓中的 “mu”(对女性自我和正式结婚的男性适用的“女儿”)和 “zo”(对女性自我和正式结婚的男性适用的“儿子”)衍生而来。这两个称谓中的后缀 “man”是“种”的意思,也可以和其它词根自由组合。例如,“猪”在摩梭语中是“ bo”,“种猪”就叫做“ boman”。这两个称谓清楚表明继女或继子的作用是“接火塘”即续嗣。它们表明的是被指称的对象对全家的意义,而并非是定义某种相互关系。因此这两个称谓也不能被认为是亲属称谓。

  最后,施传刚总结了他自己对摩梭亲属称谓的研究结果。在仔细分析了自己在实地调查中搜集到的亲属称谓以及上述各书中讨论过的亲属称谓后,他得出摩梭亲属称谓体系共有十八个基本称谓的结论。(附:“摩梭亲属称谓列表”)

  施传刚归纳摩梭亲属制有以下八个特点 :

  (1)整个体系中除了 “夫 ”和 “妻 ”外没有对姻亲的称谓。

  (2)整个体系中除了 “父 ”外没有对父系亲属的称谓。

  (3)自我的性别不影响对上辈和同辈的亲属称谓。换言之,女性自我和男性自我对上辈和同辈都使用同样的亲属称谓。

  (4)对上一辈和上二辈的亲属区分性别,但对上三辈的亲属不区分性别。

  (5)不区分直系和旁系亲属。换言之,不区分母之母和母之母之姐或妹,不区分母和母之姐或妹,也不区分兄弟或姐妹和母之姐或妹之子女等。

  (6)对比自我年长的亲属不区分性别,对比自我年幼的亲属则要区分性别。换言之,汉语中的 “哥哥 ”和 “姐姐 ”在摩梭语中都是 “amu”;但 “弟弟 ”和 “妹妹 ”分别是 “giezi”和 “gomi”。

  ( 7)下一辈中的 “mu”(女)和 “zo”(子)这两个称谓只适用于女性自我或正式结婚的男性自我。

  (8)下一辈中的 “zemi”(姐或妹之女)和 “zewu”(姐或妹之子)这两个称谓只适用于没有正式结婚的男性自我。

  此外,由于以上第六点,摩梭家户中的排行是以同辈的所有家户成员而定,并不考虑是否同母或母亲的排行。

  随后,施传刚把摩梭亲属制放在已知的人类学理论中进行对比分析,藉此看出摩梭亲属制的人类学意义究竟何在。

  施传刚对于这个问题的解答是:

  在摩梭个案出现以前,人类学判定一个文化如何认知亲属关联的指导原则一直是厘清他们如何区分母方和父方的亲属关系并考察这些关系的社会属性。亲属制研究就是根据以此获得的知识来挖掘亲属称谓所代表的社会关系及其背后所蕴藏的文化涵义。沿着这一研究途径,人类学一直认为亲属制的起点或基石是婚姻(列维 -施特劳斯)或核心家庭(拉德克利夫 -布朗)。

  摩梭亲属制和我们以往所知道的任何一种亲属称谓体系都不同。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对父母两方亲属关联的认知遵循的是一条零和原则。换言之,所有别的亲属称谓体系都承认并区分父母双方亲属不同程度的亲疏关系。摩梭亲属制则不然,它只承认一种关联程度的亲属,其它一概不承认。除了生父可能是个例外,摩梭亲属制只承认母系血亲,对其它的亲属关联一概不予承认。典型的传统摩梭家庭中没有婚姻单元,因此也没有核心家庭。

  由于以上特征,摩梭亲属制不能被纳入迄今为止人类学史上归纳出来的任何一种亲属制模式中。它也因此拓宽了我们的视野,迫使我们对亲属制的本质进行新的探索。

 

摩梭亲属称谓列表

(施传刚制表)  

辈分
称谓
与自我的亲属关系及使用原则
+ 3
Esi
母之母之母 (MMM) 、母之母之母之姐或妹 (MMMZ) 、母之母之母之兄或弟 (MMMB) 。在这一称谓之后可加 “zhi” 表示年长或 “jie” 表示年幼。既可用作直接称谓,也可用作间接称谓。亦可用作对非亲属的尊称。
+ 2
Eyi
母之母 (MM) 、母之母之姐或妹 (MMZ) 。用法同上。
+ 2
apu*
母之母之兄或弟 (MMB) 。 用法同上。
+ 1
Emi
母 (M) 、母之姐或妹 (MZ) 、母之母之姐或妹之女 (MMZD) 。用法同上。
+ 1
ubo**
父 (F) 。仅限于指称自我的生父,一般只用作间接称谓,与 “ada” 意义完全相同,两个称谓可交互使用。
+ 1
ada
父 (F) 。与 “ubo” 意义完全相同,两个称谓可交互使用。用法同上。
+ 1
ewu*
母之兄或弟 (MB) 、母之母之姐或妹之子 (MMZS) 。在这一称谓之后可加 “zhi” 表示年长或 “jie” 表示年幼。既可用作直接称谓,也可用作间接称谓。亦可用作对非亲属的尊称。
0
amu*
姐 (Ze) 、兄 (Be) 、比自我年长的母之姐或妹之女 (MZDe) 、比自我年长的母之姐或妹之子 (MZSe) 。可用作对非亲属的尊称;既可用作直接称谓,也可用作间接称谓。
0
gomi
妹 (Zy) 、 比自我年幼的母之姐或妹之女 (MZDy) 。仅用于指称上述亲属位置,不用作直接称谓。
0
giezi
弟 (By) 、比自我年幼的母之姐或妹之子 (MZSy) 。用法同上。
0
haechuba*
夫 (H) 。严格意义上这一称谓仅适用于正式结婚的女性之配偶。然而由于受到五十年代以后提倡正式结婚的政策影响,有时女性的走访关系对象也用这一称谓指称。仅用作间接称谓。
0
chumi*
妻 (W) 。 严格意义上这一称谓仅适用于正式结婚的男性之配偶。然而由于受到五十年代以后提倡正式结婚的政策影响,有时男性的走访关系对象也用这一称谓指称。仅用作间接称谓。
- 1
mu*
女 (D) 、姐或妹之女 (ZD) 、母之姐或妹之女之女 (MZDD) 。只有女性自我或正式结婚的男性自我使用这一称谓,并只用于指称亲属位置,不用作直接称谓。
- 1
zo
子 (S) 、姐或妹之子 (ZS) 、母之姐或妹之女之子 (MZDS) 。用法同上。
- 1
zemi
姐或妹之女 (ZD) 、母之姐或妹之女之女 (MZDD). 。只适用于没有正式结婚的男性自我,并只用于指称亲属位置,不用作直接称谓。
-1
zewu*
姐或妹之子 (ZS) 、母之姐或妹之女之子 (MZDS) 。用法同上。
- 2
rumi*
女之女 (DD) 、姐或妹之女之女 (ZDD) 、母之姐或妹之女之女之女 (MZDDD) 。只用于指称亲属位置,不用作直接称谓。
- 2
ruwu*
女之子 (DS) 、姐或妹之女之子 (ZDS) 、母之姐或妹之女之女之子 (MZDDS) 。用法同上。
  

  * 字母 “u”的发音近似英语单词 “put”中的 “u”。
  ** 字母 “u”的发音近似英语单词 “cut”中的 “u”。
(责任编辑:邱莉)     
    
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信息
    热点图片
 
 
·彝州摄影展播
 
·四川凉山摩梭文化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 | 服务条款 | 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凉山电视台
本网与凉山电视台网络电视频道资源共享。本网自有之文字内容、图片、格式、未经本站许可严禁抄袭、转载,一经发现本站律师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号:蜀ICP备08108902  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川新备08-210013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5134013000028 技术支持:中国凉山彝州新闻网技术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