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 闻 | 概 况 | 资 源 | 风 采 | 文 化 | 旅 游 | 服 务 | 论 坛 | 博 客 | 短 信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地方网群 >>
西昌  会理  会东  喜德  冕宁 布拖  昭觉  金阳  越西  雷波  普格  宁南  德昌  甘洛  盐源  木里  美姑
新闻热线:0834-3866036 投稿邮箱:zgyzxw@yeah.net
彝文版 简体中文 English 网络电视版
位置:>> 首页 >> 凉山文化
国内知名专家高度称赞《彝红》是一部值得大力弘扬的作品
作者:  来源:中国凉山彝州新闻网  (2015/6/30)【字体:
  
                           
 
     《彝红》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之后,专家座谈会于65日在北京召开,凉山州委常委、宣传部长王阿呷主持座谈会,国家文化部艺术司副巡视员翟桂梅,解放军艺术学院原政委、专业技术少将乔佩娟,中国歌剧舞剧院原院长黄奇石等专家与《彝红》主创人员、四川省文化厅领导、凉山州领导及相关人员一起参加了本次研讨会,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歌剧《彝红》是当今中国民族歌剧的精品之作,在文化内涵、演员表演、舞美灯光等均受到了极大好评。研讨会上,专家们纷纷发言,对民族歌剧《彝红》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彝红》成功塑造了天红、妮扎嫫、拉铁等鲜活的人物形象,巧妙地将换童裙、杆杆酒等彝族风情融入其中,不仅宣传了民族团结,也是红色教育的精品,是一部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的剧目,是一部艺术水准很高的作品,一定会在中国艺术史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翟桂梅(文化部艺术司副巡视员):
     在国家大剧院看《彝红》,有一种沁人心扉的感觉,舞台呈现精致、有层次、有立体感;融合了民族性和戏剧性,好听、好看,是我心中所期待的民族歌剧。《彝红》是一部具有现实意义的作品,我希望它能成为经典之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音乐创作方面,作曲刘党庆给民族歌剧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新意、时尚。过去我们一直有一个顾虑,民族歌剧能不能用流行音乐的唱法。我认为,不管流行、通俗还是民族的,这些唱法都是为作品服务的,只要合理,能够和人物形象吻合,演员在演唱时能够将唱法融入到角色中,这就成功了。如何让整部歌剧的音乐风格保持一致是接下来需要进一步研究的。
作为一个市州级歌舞团,凉山歌舞团能创作出一部这样的民族歌剧实属不易。 我想对主创团队表示衷心感谢,你们为老百姓又送来了一部好戏。
 
    王祖皆(原总政歌剧团团长、作曲家、中国歌剧研究会主席):
    作为国家艺术基金首批资助剧目,《彝红》是汉族、彝族艺术家们团结一致、倾心合作、辛勤劳动的结晶,这部戏非常耐看、耐听,给艺术界、歌剧界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这部戏是一台有水准、有份量的大型民族歌剧,不仅演绎了民族团结的光辉历史,也颂扬了群众路线的伟大意义,所以具有非常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从主题立意、故事的呈现以及人物形象塑造等方面来看,这部戏是非常成功的,非常可贵的是,编剧把换童裙、砍门槛、吟唱等民风民俗和民间音乐表现形式融入到剧中,使这个戏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此外,音乐创作很成功,接地气、有水准,有我们自己民族的根。它是用平行乐段组成的民谣风格的旋律来加以重复、变化、发展,让它来完成故事的叙述和情感的抒发,娓娓道来,非常纯朴、动听,有旋律美感又不失时尚。歌曲《情深意长》在全剧的几次出现也起到了点睛的作用。此外,导演的手法非常大气,营造了很多动人的场面。我认为这是一部具有整体艺术美的剧。
     当然这部戏还可以在音乐的戏剧性、戏剧的高潮点做一些调整。不过整体来说瑕不掩瑜,艺术是以个性取胜,《彝红》是一部非常有特点的民族歌剧,展现了民族歌剧的魅力。我希望这部戏能边演边改,听各方面的意见,让它越来越完美,成为真正能够留得下来、传得开的中国民族歌剧的精品之作。
     乔佩娟(解放军艺术学院原政委、少将):
    《彝红》让我动心。现在可看的剧目很多,但是看后让人动心的不多。在长征“彝海结盟”80周年之际,能有一部作品将长征的这段革命历史告诉后人,我觉得这太有必要了。《彝红》弘扬的主题是时代需要的,后代更需要的,是一部能给予人激励的主旋律歌剧。该剧故事动人,虽然故事是虚构的,但是历史背景是真实的,延续、传承了刘伯承元帅和小叶丹的红色革命精神,能让年轻人铭记历史,学习和传承这种红色情感和结盟。
    整部剧民族音乐元素浓厚,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很容易调动观众的情绪。在发展中国的歌剧事业道路上,民族的东西是不能丢的,大众熟悉的音调更能牵动人的感情。看完《彝红》,我泪流满面,不仅是为“彝海结盟”,为汉、彝人民的流血牺牲,也为那种感情所激励。我觉得在一部歌剧里边听到如此完整、充实的民族音调太难得了。另外,《彝红》的风格非常新颖、好看,剧中很好的结合了彝族舞蹈、服饰,色彩丰富,很有特色。此外,主要演员的演唱、表演很到位,表演给人一种亲切感,为该剧增色不少。
      高小立(《文艺报》文艺部主任、评论家):
      《彝红》从题材上讲是有突破的,表现长征的剧作有很多,但这部戏没有简单地聚焦在爬雪山、过草地上。其实,在长征路上,红军除了和恶劣的大自然作抗争,还要和各式各样的人在打交道。凉山歌舞团将“彝海结盟”这段重要的历史搬上舞台,是对长征题材创作的一个重要的开拓。
这部戏的戏剧性很强,故事性很强,是一部彝族文化的大戏。从叙事上,这部剧把真实历史人物——刘伯承放到了背后,在剧中则是虚拟了一个小红军——天红,用这个人物撑起了整部戏,中国工农红军艰苦卓绝、不畏牺牲的精神在天红身上得到了集中体现。从音乐上,这部戏调动了所有可能的音乐元素,是一次突破。
     这部戏中吟唱者的设计非常好,很有创意和特色。另外,这部戏的情感很充沛,情感非常强烈、浓厚,从革命情感、民族情感、兄弟情感,一直到爱情,情感上是很丰沛的,性格、命运都写出来了,而且不同的人物身上也带出了不同的文化。
    总之,这是一部非常有品格的民族文化歌剧。
    赓续华(《中国戏剧》主编、评论家、中国音乐剧协会理事) : 
   出一部好戏不容易,出一部让大家都认可的歌剧更难。近些年,歌剧的情况几乎是圈内人唱、圈内人听,能走得远的不多。不过,我认为《彝红》这部歌剧能够走得远一些,因为它将中国歌剧和少数民族的艺术结合,音乐更丰富,具有地域风情,展示了中国民族歌剧一条很重要的发展路径。在演唱方面,这部戏时尚、不拘一格,将通俗和民族唱法恰当地融合起来,接地气,观众容易接受。在表演方面,演员的演出很到位。我对彝族演员的演唱印象深刻,对他们的发声、吐字,可以多保留一些彝族特点,这是非常纯真的东西,没有必要刻意匡正。此外,舞美、服化等方面也都很成熟。所以,我希望这部戏能够多演,在演出过程中演员和剧目都会有所提升。
整体来看,《彝红》是一部很完整的戏,不过我对其中部分唱词提一些个人意见。一首好歌,词和调是融为一体的,不仅有好调也有好词。这部戏的唱词可以再稍微讲究一点,能帮助这部戏走得更远。
     景作人(音乐评论家):
   《彝红》在民风民俗方面的结合给我的印象很深,这部戏的剧本非常好,人物形象的塑造、情节的叙述都很清楚。歌剧剧本在创作时首先想的是音乐,要给音乐留出足够的空间,有些情节需要让音乐去表达,所以歌剧剧本应该是给作曲家提供一个基本框架和思路,作曲家按照这个思路去创作。
这部歌剧的音乐非常美,是一种真正能够打动我内心的音乐。整个剧中融入彝族非常民族化的旋律,很好听,也很有代表性。 重唱,写得很美,很和谐,而且有很多无伴奏的方式给我惊喜。在音乐配器方面也做得很好,给我非常大的震撼。这部戏既然定位于民族歌剧,就要既能融合民族特色,又能作为一部真正的歌剧去发扬光大。
     任鸣(北京人艺院长、导演):
    对于一部歌剧来说,如果想要吸引大量的观众,不仅要有现代化的表现手段,还要强调民族性。《彝红》在创作时就很好地将两者结合起来。比如音乐,不仅有民族唱腔,也有通俗唱法,现代化的处理让观众更容易接受,产生共鸣。
    这部戏的音乐无论是对唱、清唱,还是三重唱都很好听,而且歌剧里的大场面、舞蹈、经典元素也全有。一部歌剧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想应该是唱段和舞美。而对于民族歌剧作品,用什么来衡量它的高度,不是舞美,不是故事,而是要看它有没有一两首能够直抵人心扉的经典音乐,这才是最为核心的东西。在看《彝红》的时候,音乐和故事让我很感动。等我走出剧场,仍然在琢磨剧中的有一段音乐,想试着能哼出旋律。这部戏的情节设置、导表演、舞美上还有提升的空间,在音乐上还可以继续精益求精,在动听之余,给观众留下一两首传唱的音乐。
     王道诚(中国音乐剧协会副会长、秘书长):
    《彝红》最能打动我的是它深刻的当代价值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在今天这个浮躁的社会中,《彝红》的一曲“索玛花朵花”和“枪声划过我的身体”,唱响了美丽的中国梦,民族团结之花永开不败,革命的旗帜永远飘扬。这部戏的编剧李亭采取了“万绿红中一点红”的手法,巧妙的戏剧结构、动人的故事情节、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设置等为作曲、舞美、服妆等提供了足够的创作空间。严格说,这部戏是罗密欧和朱丽叶式的浪漫爱情悲剧,但它又贯穿在红军长征这一重大事件之中,编剧的这种构思值得称赞。
    在导演和音乐方面,我要特别强调音乐,它的旋律是美的,实现了把这部戏的思想性和哲学性输送给观众正能量,还可以在戏剧张力、人物的音乐形象上再进行打磨。让我佩服导演的是其场面设计极具彝族风格。部分章节场面设计已经超越了戏剧本身,实现了撞击观众心灵的效果。
总结这部戏,我们可以看出,在历史上,彝汉民族敢于牺牲、勇于开创,在改革开放的今天,这种精神依然需要。这部戏就是在引领我们进行这样的精神传承。
     尹晓东(国际青少年戏剧协会中国中心主任):
    歌剧是舶来品,这些年中国的歌剧一直处在中西交汇的十字路口。在观看《彝红》后给我的第一个兴奋点是仿佛看见了中国歌剧的一个方向,那就是运用西方歌剧的作曲技法讲中国人自己的语言。在某种范围,音乐的语言、音乐的语汇是有国界的。如果我们在歌剧创作时一切都向西方看,我们就会失语。《彝红》在这方面是没有失语的,完全是用中国人自己的音乐语汇来表现中国人的故事,但是它又不排斥对西方音乐文化、对西方作曲技法的借鉴和应用,这恰恰是这部戏最大的价值。
   该剧故事曲折动人,这是歌剧剧本创作中最难的。在这部戏中,文本的创作充满了思想的深度和构思的巧思,同时还充满着一些戏剧性和戏剧悬念,这是以往的歌剧中不太具备的一些要素,在这方面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部戏中的音乐充分挖掘了民族音乐的语汇,在旋律创作上下了很大功夫,包括彝族音调的充分运用。回归旋律性恰恰是对歌剧最为重要的。不仅有好的音乐,这部戏的演唱太精彩,每一个演员都特别出色。创排这部戏的凉山歌舞团1956年建立,经过几十年的艺术积累,有一批出色的演员和编创人员,正是他们保证了这部戏的舞台呈现。
     此外,我想借这部歌剧谈论音响。我觉得歌剧是唯一的一块舞台剧场艺术的净土,没有被过度的音响污染的一块净土。歌剧的音响一定是补充式的,不应该完全成为依赖式的。从我的主观判断来说,《彝红》这台戏的演员是完全有能力摘掉耳麦也能够将声音送到每个角落。
      张卓娅(原总政歌舞团作曲家、中国歌剧研究会理事):
     《彝红》的成功首先要归功于剧本好。在红军长征的大背景下,编剧写了几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和他们的兄弟情、姐妹情、民族情等,并将其中的关系处理得很有分寸,不仅塑造了多个有血有肉的人物,还展现了地区特色和彝族文化,值得提倡。
    对于一部歌剧来说,可听性强至关重要。这部戏的音乐旋律很好听,对地区民族音乐的应用恰到好处,音乐流畅、抒情、大气,不是为了写歌剧而写,而是为了塑造人物、抒发感情而作。此外,导演在这部戏中注入了强烈的情感,用极其抒情的方式向我们推出了一部在长征历史大背景下的悲剧。
现在的歌剧普遍在音响设计上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晚会音响。音响是一门技术性很强的专业,控制得好能够烘托感情、推动剧情发展。《彝红》在这方面已经做得不错了。“十年磨一戏”是歌剧创作的规律,很多戏经过打磨,才看得出来是块金子。一部作品能否成功在于能否走完最后几个台阶,在这个不缺数量,以质取胜的年代,我衷心希望《彝红》继续打磨下去,因为它值得。
 
   周英(国家话剧团、一级舞美设计师):
    《彝红》是一部主旋律的原创民族歌剧,向观众传递正能量,它的支撑点是表现民族团结的力量和精神。这部剧的编剧和导演对“彝海结盟”这个题材把握得很好,在红色题材的戏剧舞台上吹来了一阵清新之风。
    这部戏不仅在红色题材的呈现、音乐的创作等方面有很多创新。这部戏的服装是我感觉最好的一个环节。服装揉在剧情里,没有跳出来,很有味道。在舞美方面也有所突破。歌剧,尤其是音乐剧的舞美往往是自我表演,没有和音乐产生联动,舞美就成了一张表皮。而《彝红》这部戏和音乐产生了联动,比如转台应用等,可以看出舞美师和导演是花了心思的,舞美的纵深、层次结构处理得非常好。还有极个别地方的处理还可以再完善,希望以后能在舞美上有更大的突破,做民族歌剧,应该坚持简洁而美丽。
    最后希望将来可以打造出三台像《彝红》这样的戏一起进京来演出,今后能培育出一批凉山歌唱家,当地政府继续给与大力支持!
 
     黄奇石(中国歌剧舞剧院原副院长):
    一部革命题材的歌剧让很多观众看得激动不已、热泪盈眶,这是很了不起的。现场观众的反映已经可以证明《彝红》的成功。这是彝族历史上第一部民族歌剧,将在中国歌剧史上拥有一个属于它的位置。
理智地说,这部戏很好,但还不是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程度,好在这部戏的主创人员非常用心,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听取各方意见,不断修改,将来这部戏是可以成为一个精品的。
    在故事的呈现上,编剧李亭处理的很巧妙,没有正面地来写“彝海结盟”,而是通过写小红军天红和两位彝族青年的亲情、爱情、友情来展现“彝海结盟”的历史。在音乐方面,这部民族音乐剧相当动听,很民族、很生态,它就像彝族的一朵索玛花,是独一无二的。我认为还可以增加音乐的戏剧性,更有助于塑造人物形象。舞美方面,做得很考究,非常有意境。这是一部值得大力弘扬的作品。
 
              
(责任编辑:宋明)     
    
现在有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信息
    热点图片
 
 
·彝州摄影展播
 
·凉山文化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 | 服务条款 | 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凉山电视台
本网与凉山电视台网络电视频道资源共享。本网自有之文字内容、图片、格式、未经本站许可严禁抄袭、转载,一经发现本站律师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号:蜀ICP备08108902  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川新备08-210013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5134013000028 技术支持:中国凉山彝州新闻网技术团队